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在火车上被别人干 在车上从后面进入,轻点

一年一度的春节即将来临,孤身在外求学的日子也终于告一段落了。放假的这天下午,我告别了同窗好友,拉着行李,揣着提前订好的火车票,按时来到了火车站候车大厅。望着眼前人满为患的候车大厅,我心生感慨,想必大家都是归心似箭了吧。

在火车上被别人干 在车上从后面进入,轻点/图文无关

一年一度的春节即将来临,孤身在外求学的日子也终于告一段落了。

放假的这天下午,我告别了同窗好友,拉着行李,揣着提前订好的火车票,按时来到了火车站候车大厅。望着眼前人满为患的候车大厅,我心生感慨,想必大家都是归心似箭了吧。

在候车厅休息了半个小时左右,我所要乘坐的列车准时到站,在车站工作人员的疏导下,我随同人群前往站台,到了站台后便寻往车票上所标注的车厢。往前行走了大约二、三分钟后,我终于找到了车票上所标注的车厢,再次核对无误后,我即加入了上车的队伍。

轮到我检票了,我将手里的车票递给了面前的检票员,而当她抬起头接过我手中的票时,我才发现面前竟是一位很有风韵的美女,我不由多看了她几眼。面前的美女年龄大概是三十左右,而且从她左手无名指上所戴的戒指看来,她还是位已婚少妇,怪不得浑身上下各处都散发着成熟女性特有的妩媚风韵。

当美女检票员正认真仔细地检票核对时,一辆站台上专用的运货小拖车自站台驶过,而这时意外发生了,拖车后高高堆起的货物上,有只一米长宽的大纸箱失去平衡往外急坠而下,直砸向队伍前端。这一情景我们这边排队的几人注意到了,纷纷惊吓躲避,但是处于纸箱坠落地点的检票员却不知所以然,站在原地奇怪的看向我们。

时值此危机时刻,我奋不顾身挺身而出,大喊一声:「小心!」随即迅速的伸出左臂将美女检票员揽至胸前,然后一百八十度转身,将美女护在了怀里,用后背去抗击砸至的纸箱。结果这大家伙重重的撞在了我的上背部才落到了地面,还好寒冬季节衣服穿得够厚,下砸的力道被厚厚的衣服卸去了大半,但是剩余的力道还是将我推得抱着美女往前跌了几步才停住。

众人哗然,均被我的英勇行为震撼到了,没想到在火车站台上也能遇到英雄救美的好戏,只见周围的旅客都被响动吸引了过来,见到这种情况纷纷热烈鼓掌,赞扬我舍身救人的精神。

而这时怀中的美女检票员方才反映过来,用她写满感激的双眼注视着我,激动的说:「先……先生,你怎么样了,被砸到哪了?你还好吧?」我松开怀里的美女,活动活动了肩膀,感觉背部肌肉微微发疼,我不禁皱了皱眉,想必是被砸淤肿了,不过也没什么大碍的,于是我轻松的说:「没事,那箱子虽重,但我穿着这么厚的衣服,力道被卸去了好多了。」美女关心的摸了摸我后背,一双美目中露出担忧,说:「这挨得肯定不轻,你感觉哪里痛吗?来,我陪你上医院看看?」说着便拉起我要走。

我连忙推却说:「啊,不用了,我真的没事,好着呢,而且我也不想耽误了行程。」这时,一个穿着制服的老汉挤开人群来到我们跟前,只见他焦急的对我说:

「这位同志,真是对不住,对不住,你……你没事吧?哪里伤到了吗?」还没等我张口,美女检票员立即转身对老汉训道:「你看你,怎么工作的?

竟然发生这种严重的事故,刚才若没有这位勇敢的先生,这后果必定会更严重,这件事情我要向你们领导反映,你把你的领导叫过来!」直把老汉训得一愣一愣的,张嘴却说什么也不是。

想不到这位美少妇骂人的样子也是如此好看,柳眉微蹙美目微瞪,艳红的小嘴一张一合的,别有一番韵味。我将目光从美人的脸部移开,看了看表,时间已经16:45了,再有七分钟火车就要开了。

于是我对着正忙不迭的向我们道歉的老汉说道:「老人家,这次的意外虽然危险,但好在没有导致什么严重的事故,而且错也不能全怪你,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不打算深究。」老汉听后连忙赔笑,说:「是是,年轻人,真是太谢谢你了,多谢多谢。」我见身旁的美女检票员又想要说什么,我抬手示意她别说了,我接着说道:

「好了,就这样吧,老人家,你以后工作稳妥一些便好了,别再出现什么意外才好。」老汉连连应是,说着还拿出一包烟硬塞给我,但被我给推了回去。

这件事情就这样被我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遣散了围观的群众后,美女检票员又说要陪我上医院,我说真的不用了,让她放心好了,表示我真的没什么大碍,让她不要放在心上。在我的坚持下,她再次确认了我没什么大碍后也不多说什么了,毕竟这样也省下了好些麻烦,随后她再次向我道谢,并将我床铺的号码牌交给了我,约好待会车开了再过来找我,然后我就上车了,她则继续做她的检票工作。

我找到自己的卧铺,待我将行李什么的打点好之后,列车正缓缓启动,而刚才那位美女乘务员也来到了我的面前。

她微笑着向我伸出小手,说:「先生,你好,我叫秦若梅,你叫我若梅就可以了。」我连忙起身,跟她柔软的小手握了握,说:「呵,那我就不客气了,若梅,我叫高翔。」秦若梅笑道:「看起来我应该比你大,我就叫你阿翔好了,可以吗?」我笑道:「荣幸之至,我怎么会拒绝呢。」秦若梅笑起来很美的,她接着说:「阿翔,刚才多亏了你,我真是太谢谢你了。」我摆摆手,笑道:「这没什么的,你不用把它放在心上。」秦若梅目露欣赏之意,笑着说道:「怎么能不放在心上呢,若你想让我好受点,便让我请你吃饭以表谢意吧。」说完拉着我的手就往外带。

人家都这么说了,我当然欣然接受,毕竟和美人进餐也是很享受的事情。秦若梅带我来到餐车吃饭,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当然吃的是晚饭了。我们边吃边聊,越聊越开心,相应的我对她的了解也更进了一步。交谈中我知道了她是北京人,已婚八年,今年三十有一,女儿已经六岁了,在上小学一年级,她还给我看了她女儿的照片,长得像她,很活泼可爱的一个小女孩,不过她对她的丈夫从未提及,我也没有多问。

晚饭在很愉快的氛围下结束了,一顿饭后我们已经亲热的以姐弟相称,秦若梅陪我回到了车厢,由于她还有工作要做,她说好晚上来找我帮我检查伤势便离开了。

一路无话,直到晚上十点多,车厢里的照明灯已经熄灭,只开着昏暗的照明灯。这时我正躺在卧铺上听音乐,突然间,我感觉到有人拍了拍我的大腿,我睁开眼睛看了看,昏暗的灯光下站着是秦若梅,她正微笑的看着我。

我站了起来,同时将耳里的耳塞摘掉,笑着打了声招呼:「嗨,若梅姐。」秦若梅对着我歉意的说:「阿翔,不好意思啊,这么晚了才来找你,你是不是怪姐姐薄情寡义了?」我笑道:「怎么会呢,我明白的,现在是春运期间,若梅姐的工作相对也繁忙许多,就算若梅姐没时间来找我也是很正常的。」秦若梅眼含笑意,说:「阿翔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好了,到姐姐的卧铺间来,让姐姐看看你到底伤到哪了,伤势如何。」说完便拉着我走向车间。

我和若梅穿过车厢门,来到了她的卧铺间,刚一进入房间内,便觉香气扑鼻而来,整个空间内充满了好闻的女人香。若梅顺手把门关了,回过头来让我坐在卧铺上,然后对我说:「阿翔,你伤在后背吧,快把衣服脱下,让若梅姐给你看看。」听了若梅的话,我没有动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若梅笑着打断我说:「怎么?在姐姐面前还不好意思?姐姐我都是结婚的人了,才看不上你这小男生呢,呵呵。」说完便双手并用帮我脱下外套和内衣。

如此一来,我的上半身很快就一丝不挂,完全暴露在了若梅这成熟美妇的面前,虽然此时寒冬腊月,不过车厢内开着空调,所以不会受凉的。若梅看着我一身股凸匀称的肌肉,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双眼直放光,她突然锤了一下我厚实的胸膛,娇笑着说:「本来看你肩膀就宽,没想到你还有一身这么厚实的疙瘩肉。」我坏坏的瞟了眼若梅胸前将衣服高高胀起的丰满突起,邪笑着说:「哪比得上若梅姐你厚实哟。」若梅敲一下我的头,白了我一眼,嗔道:「你这坏小子,敢调戏你姐姐啊?

快给我乖乖的转过身去。」说着还双手来推我,要我坐转身。

看她没有生气的意思,我嘿嘿一笑,转过了身,将背部对着若梅。若梅用手轻轻碰触我后背的瘀伤,心疼道:「阿翔,疼吗?看你这都青了好大一块呢,都是为了姐姐你才受的伤,姐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说:「若梅姐,什么都别说了,我没事的,瞧我身子壮实得,这点小伤不碍事。」若梅温热的小手在我后背按揉了起来,说:「嗯!姐姐不说了,让姐姐帮你按摩一下,然后再涂上跌打酒。」我应道:「好的。」若梅按压了一会,然后从卧铺前办公桌的抽屉里拿来一瓶红色的药酒,倒一些在手掌心,又帮我涂抹上伤处边抹边揉,若梅嫩滑的小手在我的后背摸来按去的,令我好不舒爽,久了便忍不住暗暗的心猿意马起来。

若梅就这样和着药酒帮我在背部按摩的好一会儿,卧铺间里安静的只听到两人的呼吸声,只不过都越来越粗重了,这时若梅突然问我:「阿翔,你女朋友有没有跟你这么亲密过?你会不会怪姐姐占你的便宜呀?呵呵。」我笑道:「若梅姐你真会开玩笑,不过理论上我还没有女朋友呢。」若梅惊讶道:「哦?真的?凭你的条件会没有女朋友?是你眼光太高了吧,那姐姐岂不是占了你的便宜?哦呵呵呵!」我笑道:「这也算你占我便宜呀?那我还希望你多占点。」若梅故意用嫩滑的小手在我后背深深的摸了几道,然后说:「怎么?难道着不时姐姐在占你的便宜吗?。」「既然若梅姐那么坚持,我就占占姐姐你的便宜来抵消吧。」话未说完,我突然转过身,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上若梅的胸部,一双魔爪将她的豪乳抓了个结结实实的。

「啊!」若梅惊呼一声,我的举动吓的她有些不知所措,双手僵在了空中,从她的表情里,我看到了惊讶中又夹杂着惊喜和些许期待。既然她没有反抗,我便得寸进尺的一把将她团抱而住,将她的双臂箍在了她身体两侧,然后大嘴覆盖上了她艳红诱人的双唇。

直到这时,秦若梅才「嗯……」的失声惊呼,双手微微抗拒的推着我胸膛。

可是她的抗拒实在太微弱了,怎么能阻挡我暴起的色心,我将她揽得更紧,用手压住她的后脑,舌头更是挑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纠缠她的嫩舌,吸吮她的香津。若梅的败势已经不可挽回,而她也不想挽回,她的双手已改推拒为迎接,环抱着我的脖颈与我热烈的拥吻起来,没想到她的吻功如此了得,一改刚才四处闪躲变为主动绞缠,咂吮得我的舌头都有点微微发疼了,但我却是爽在其中。

我们足足激吻了好几分钟才缓缓的分开,只见若梅的双颊上飞满了霞红,连美目都是水汪汪的,她性感的红唇也微微的张开着,轻轻的娇喘。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娇颜,我实在是爱不释手,我轻轻呼唤道:「若梅姐……若梅姐……」听到我的呼唤,若梅仿佛惊醒一般,双眼变得清澈起来,只见她微怒的瞪着我,斥道:「阿翔,你竟然敢这样欺负姐姐?」我看她明显是佯怒,因为她的双臂还搂着我的脖颈没松开呢,我知道她只是脸面有些过不去而已,于是便假装害怕的向她道歉,说道:「若梅姐,真是对不起,我是真的忍不住的,你的魅力令我无法抵挡,你怪我的话便狠狠的打我骂我吧,我吭一声便不算是男人。」若梅听了我的话,眼神妩媚得似要滴出水来,她娇娇的说:「打你骂你,我还嫌打疼我的手骂干我的嗓子呢,你……你要补偿你所犯的错误。」我笑着说:「那好……我就以实际行动来给姐姐赔礼道歉。」我话未说完,便将她揽住,嘴巴又吻住了她的双唇,顺势把她压倒在卧铺之上。

分享至:

情感故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