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老头子裤裆下的大家伙 老头见女人就摸裤裆 看见家里有白胡子老头

中午刚过,我吃完饭小睡一会,正在半睡半醒时被一个电话惊醒,一个老顾客打来的,她说她妈妈要做一个东西,还说到了店里叫她妈跟我说。我一听就觉得不寻常,想着是不是又做些巧奇八怪的衣物,我妈就老是念叨着让我给她做一套出家人穿的被她叫做海青的长袍。

老头子裤裆下的家伙 老头见就摸裤裆 见家里有白胡子老头/图文

我是一个裁缝,开店十余年,遇到过无数形形色色的顾客,却是第一次有这样特殊要求的顾客上门。

中午刚过,我吃完饭小睡一会,正在半睡半醒时被一个电话惊醒,一个老顾客打来的,她说她妈妈要做一个东西,还说到了店里叫她妈跟我说。我一听就觉得不寻常,想着是不是又做些巧奇八怪的衣物,我妈就老是念叨着让我给她做一套出家人穿的被她叫做海青的长袍。我是不愿意做这东西的,因为从没做过,费时费脑还挣钱不多。但是这个老顾客的面子我也得看的。我告诉她马上开门,让她带 她妈过来。

到店里后,她娘俩也来了,我的这个老顾客已经五十多岁了,她妈也有八十多岁了。她们拿了一丈二尺大红布,让做一件连体的帽衫。还不让有开口。我们都知道,穿连体衣大的特点就是上厕所不方便,要从上边脱下来,但老太太却不让这样,她买了一条长长的红拉链,要我在裤裆那里开裆,并且加上拉链,这样就不用从上脱衣服了。还要把帽子也加上拉链。我听这么说,更好奇了,问她这衣服干什么穿的,她说是当睡衣在家里穿。她闺女也在旁边说她妈是没事瞎胡想,这衣服人家根本就没法给你做。但老太太坚持这样做。我只好说,做是能做,就是第一次做这样子的衣服,我要仔细想想细节怎么结合,让她们不要急,我慢慢想一下。老太太的女儿本来就对她的这种超出常理的要求无可奈何,看我说能做,就乐得把这个难题交给了我,刚好她接了个电话就走了。我非常好奇,趁她闺女走了就问那老太太,为什么要做这么件衣服。我这一问,老太太算是打开了话匣。她说她命运多舛,婚姻也不幸,嫁过两次,她的老头子也死了十多年了,却死都不放过她,她说他一直就在她身上……听她这么说我瞬间觉得毛骨悚然,她压低了声音说,咱都是女人啊,说出来也不怕笑话,他把我下面都弄烂了呀……我做这衣服就是不让他靠近我……穿上这红衣服,再把上下拉链拉上,他就不能再近我的身了……曾经把裤口袖口都扎紧戴上帽子都不行,他都能钻进我身体里……

后面她说什么我都没怎么听进,我觉得太恐惧,我慌乱的打断她的絮叨,说我还有点事要出去一趟,把她送走了。我就有了些后悔,不该接这么个活。但是也不能再反悔,再说我只管做我的生意,又不管其它,也不用恐惧。

那天晚上回到家,还跟我婆婆说了这事,我婆婆说你该干活干活,别想那么多。吃完饭让孩子写完作业,我早早的就躺下了,拿着一本书没看几页眼就睁不开了。朦朦胧胧中,我又看到了那一丈二的红布,在那飘啊飘,我一把抓住了它,把它抻在了裁案上,划好了衣片,回头拿剪去剪,它却又飘了起来,我又把抓住它抻好在案上,等我再回头拿剪刀时却找不到剪刀了,我明是放这了呀,一回眸,看到一个老头拿着我的剪刀,跟我笑了笑就走出了店门……我一下子从梦中惊醒,恐惧感从周身蔓延开来,我定了定神,告诉自己仅仅是个梦而已,却又不得不仔细回想这个过于真实又清晰的梦!难道是老太太的丈夫在警告我不要做那件衣服?

第二天早上,我打定主意,要赶紧把那件衣服做出来让她拿走,我又没做亏心事,虽然不怕有怪异的事,但也不想多惹麻烦。正在我裁衣服时,老太太又一次飘然而至,我甚至没有听到她的脚步声她就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我又一次心生恐惧,也更坚定了我的主意,只想快一点结束。她又开始絮絮叨叨,正好来了其它顾客,她见没有了倾诉的机会便走了,走时带走了那裁下来的所有边角碎料,说是有其它用。我不管她有什么用处,只是加快了干活的速度,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做好了这件怪异的衣服。它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裹尸袋,请原谅我这个不恰当的比喻。因为在电视里看到过,那种把人放进去拉链能一直拉到帽顶把整个人完全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袋子。我甚至能想像出来老太太穿上这件衣服的怪异景象。

我打电话让她闺女来取走这件衣服。我真不愿再多看这东西一眼。很快老太太的闺女就来了。本来我还想告诉她昨夜的梦,想了想什么都没说。

我不知道那衣服老太太穿着合不合适,有没有起到她想要的作用,但我还是衷心的祝愿她无病无灾,不再受这无妄的臆测之苦。

分享至:

情感故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