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女儿死后女婿对我 女婿 憋的难受 女婿插我的我满满的

女儿美玲昨晚十二点才红着眼晴回来。她是去跟女婿小冯摊牌的。刘凤莲平常都习惯了早睡,但是女儿这么晚没回来,她也不敢睡,就一直坐在客厅沙发上等。美玲一进门,刘凤莲便发现她哭过了。刘凤莲上前把美玲拉到沙发上坐下,忍不住说:“怎么还哭了呢?他打你了吗?”

女儿死后女婿对我 女婿 憋的难受 女婿插我的我满满的/图文

女儿美玲昨晚十二点才红着眼晴回来。她是去跟女婿小冯摊牌的。刘凤莲平常都习惯了早睡,但是女儿这么晚没回来,她也不敢睡,就一直坐在客厅沙发上等。美玲一进门,刘凤莲便发现她哭过了。

刘凤莲上前把美玲拉到沙发上坐下,忍不住说:“怎么还哭了呢?他打你了吗?”

“没有,他也哭了。”

“那他同意了?”

“他不同意还能怎么样?”

“那房子呢,财产怎么分?”既然一定要离,刘凤莲很关心财产分配,她不想到女儿结婚两年就离婚,更不想看到女儿净身出户。

“没谈。妈,要谈你去谈,我不谈。”

“妈怎么替你出面,离婚这种事,只能你自己去谈。”

美玲忽然提高了声调,“当初是你让我结这个婚的,要谈你去谈,我不谈。”

刘凤莲又失眠了。凌晨三点,她索坐起来了,开了灯,踱到客厅,靠着沙发坐下来。想起女儿的婚事,刘凤莲不禁皱起了眉。

在刘凤莲眼里,这门亲事特别满意。美玲跟女婿小冯是高中同学,小冯父亲是区公安局副局长,母亲是区法院干部。家庭条件是没得说的。而且两个亲家都很喜欢美玲。美玲从澳州留学回来,一直没有稳定工作,亲家公还托关系给美玲介绍了好几份工作,比如烟草公司、凤凰卫视什么的。在刘凤莲看来,这些工作又体面又稳定,收入不斐。她搞不懂女儿为什么拒绝这么好的工作,宁愿当瑜伽练,还跟朋友合伙开婚庆公司,后赔个底掉。

美玲铁了心要跟小冯离婚,最近搬回了家住。已经习惯了自己住的刘凤莲,又开始每天忙碌起来。美玲一米六五的个子,原本就不胖,现在瘦到只有90来斤了,她心疼自己的女儿,开始变着法地做好吃的。才半个月工夫,美玲的脸色又重新红润起来。刘凤莲还从海鲜市场批来虾,又买来牛肉,跟着电视台学起了做菜。

没想到前两天,美玲又嫌她做的饭菜太油腻,宣布不吃她做的饭了,她要吃自己的营养健身餐。美玲现在的三餐是,每天早上一片面包、一杯牛奶、一个煮鸡蛋,中午晚上水煮青菜、水煮鸡肉或者水煮利鱼,然后浇上点醋汁。刘凤莲实在看不上这种吃法,但是拿她没有办法。

快到中午,亲家母的电话打来了,刘凤莲想了想没接。亲家母最近常给刘凤莲打电话,她有时候接有时候不接,自己女儿不想过了,她也不想跟亲家母多说什么。

中午刘凤莲正吃着饭,响起了敲门声,亲家母找上门来了。

“孩子的事你都知道了吧。我想听听你的看法。”亲家母这个一向如此强势,刘凤莲很看不上她这点。

“知道了。孩子的事让孩子去解决吧。”

“那 怎么行,咱们要为孩子的事负起责来,他们还是两个孩子,打打闹闹的在所难免。”

女儿死后女婿对我 女婿 憋的难受 女婿插我的我满满的/图文无关

“咱们怎么负责呢,孩子不想过了,你有什么办法吗?”

“亲家,我这个儿子从小让我惯坏了,这么了就知道玩游戏,什么也不会干,美玲是个好孩子,让美玲跟她生个孩子拴住他。”

“美玲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再说了,现在他俩闹成这样,还谈什么生孩子?”再说生个孩子就能让你儿子变好了?后面这句刘凤莲憋住了没说出口。刘凤莲就知道亲家母说不出什么好意见来。虽然刘凤莲也希望女儿婚姻稳定,最好不要离婚,也很想早点抱外孙,但却不想女儿在这种状况下生孩子。

下午女儿回来,刘凤莲又被女儿拽着去那边把自己的东西拉了回来。结婚才两年,女儿的衣服、鞋子、书一大堆,装了满满几大包,把个后备箱塞得满满的。

刘凤莲想看来女儿是吃了秤驼了,这桩婚姻真没法挽回了。可是嘴上还是忍不住,“闺女,你非得离吗?离婚可不是闹着玩的事。就算当初是我搓和你们结的婚,但是婚也是你自己去结的呀,再说谁家两口子不闹矛盾,你见谁家一吵架就真离婚了。”

“妈,你别劝我了,这婚我离定了。”

刘凤莲知道女儿大了,自己真的管不了了。也不敢再多管了。想当初,美玲高考失败,自己好强要面子,非要送她去澳州留学。女儿在外留学六年,没回家一次。前几年自己更年期,想女儿想疯了,就想方设法让美玲回了国。后来又张罗美玲的工作、结婚,没想到最后是这样一个结果。刘凤莲常常搞不懂自己的女儿,有些后悔当初送女儿出国,更后悔叫她回国。现在美玲的婚姻又出了问题,刘凤莲不敢再替女儿拿主意了,她怕孩子恨她。

晚饭后,美玲又捧着书在看,准备考雅思。她想回澳州。刘凤莲也搞不懂女儿为什么想回澳洲。有时候甚至怀疑女儿是不是在澳洲有男朋友。她并不想女儿去澳洲,毕竟这两年她已经退了休,家庭条件比不上从前了,再送女儿去澳洲恐怕要砸锅卖铁了。再说自己年龄也这么大了,就这么一个女儿,真去了澳洲母女又要难见上一面了。

想到这些,刘凤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美玲突然放下书,抬头说话了,“妈,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离婚吗,他在外面有人了,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爱了。”

刘凤莲万万没想到,女婿这么老实的一个人也会出轨。之前她一直以为女儿在任性,现在终于白了一切。刘凤莲真心心疼女儿,心想去澳洲就去澳洲吧,自己砸锅卖铁也要让她出去,只要她幸福。

分享至:

情感故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