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门事件 > 正文

爸爸要了我的过程 爸爸我今晚把身体给你 今晚把自己献给爸爸

连续几天高温下干活,然后狂吃冷饮,过高的估算了自己的抵抗力,终于还是小病了。一夜的鼻涕,喉痛,不得安生。天亮后才睡去。恍恍惚惚中女儿丫丫跑过来,看到一地狼藉,问我:爸爸,你怎么啦?我弱回:爸爸病了。

爸爸要了我的过程 爸爸我今晚把身体给你 今晚把自己献给爸爸/图文

连续几天高温下干活,然后狂吃冷饮,过高的估算了自己的抵抗力,终于还是小病了。一夜的鼻涕,喉痛,不得安生。天亮后才睡去。恍恍惚惚中女儿丫丫跑过来,到一地狼藉,问我:爸爸,你怎么啦?

我弱回:爸爸病了。

丫丫突然很是凝重:那咋办呀?你有没有我恼火(严重)。——前段时间女儿病的很恼火,扁桃体发炎肿胀无法吞咽。

我说:差不多吧。

丫丫说:那咋办,咋办呀嘛。爸爸你喝不喝水?

我说:喝点热水要好些。

丫丫说好,然后就出去了。片刻后,战战兢兢的端着一杯热水走到我床边,将水到一些在小杯子,撅着小嘴对杯子吹吹,然后又放在嘴边抿一抿,转过头递到我眼前说:爸爸喝水,不烫了,我都试好了。

我结果杯子,喝完。丫丫又说:再喝点,要多喝水。呵呵,她生病时候,我说的话,现在学用了。

丫丫继续刚才的动作,倒水,撅嘴吹吹,抿一抿。五岁多的女孩照顾生病的爸爸,看起来感觉太可爱了。

又喝了几杯,我说:好了,爸爸不喝了。

丫丫问:爸爸,你现在好些了没有?

我微微一笑:爸爸现在好多了……。

本来还想继续说就是因为喝了乖宝到的热水,就好了,结果丫丫抢过话头说:那等会儿就可以带我去游泳了哇?

对不起,我想石化一阵。

原来所谓 关切只是为了利用。这场景怎么这么的熟悉呢。

还记得在丫丫三岁时的那年春节,妻带我和丫丫回娘家。假期结束后回家,绕道成都,结果我得重感冒,发烧得个一塌糊涂,躺床上都感觉坐过山,天旋地转。而我有个贱毛病,一般生病打针吃药,硬抗。勉强开车到成都后,连指头都懒的动就想睡,睡,睡。妻很是关切,就像今天的丫丫,怕我一直这么难受,催促着,催促着,催促着我找了个诊所打了两针,然后病好了。

是啊,妻和朋友约好了带女儿玩,作为车夫及其搬运苦力和保姆,我怎么能因为生病而缺席呢?

分享至:

门事件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