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_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

张飞宇开着车,刚出现在人民大道,就被队警察拦住,“砰砰” 个警察伸手敲敲张飞 宇的车窗,比划着,让张飞宇把车窗摇下来。 张飞宇隔着车窗,发觉这群警察竟然没有开警察,路边只是停着几辆小车,心说:“你们 不守法,还来查
 张飞宇开着车,刚出现在人民大道,就被队警察拦住,“砰砰” 个警察伸手敲敲张飞
    宇的车窗,比划着,让张飞宇把车窗摇下来。
    张飞宇隔着车窗,发觉这群警察竟然没有开警察,路边只是停着几辆小车,心说:“你们
    不守法,还来查我,我不就是个超速吗’你们执法却都违规啦。”
    张飞宇想着脸上露出股冷笑,直接推开车门,想出来,本能地眼角又扫了眼车外的翻
    镜,发觉这个警察后的警察竟然都在向外掏枪,张飞宇觉得不妙,猛然把车门拉回,发动跑
    车,倒着就向后窜。
    这时,那几个警察全都快速掏出枪,对着张飞宇的车,就扣动了扳机,“啪啪啪”子弹带
    着强劲的冲击力,击在跑车的前窗上,不过,却连丝痕迹都没有留下,张飞宇猛然方
    向,车子旋着调过头,就向原路冲去。
    刚冲过提十几米, 一辆巨大的货车,呼啸着从路边的拐角冲了出来,张飞宇猛然把脚完全
    踩在油门上,车子骤然加速,强劲的引擎声,传出很远,紧紧擦着那大货车头,就窜了过去,一
    股黑烟喷出来,接着跑车很快就消失在路灯下
    十几个警察追过来,看着空荡荡的大道上停下的大货车,气的狠狠拿着手枪,狠狠砸着大
    货车的车门,大声骂道:“你小子,就不能快些冲出来’你这个笨蛋,滚下来”
    “三哥,快跑吧,那小子个电话,大批警察就要来了。”旁边的个穿花格子布衫青
    年,低声说道。
    “走,这小子太狡猾了,让兄弟们连夜转移,这次没干掉他,姓王的肯定会疯狂抓咱们
    的。”领头的说着转身就向路边的车子跑去。
    “三哥,难道咱们就这么算了'蛇姐的死,秦老大的死,还有咱们那么多兄弟可都进去
    了。”花格子青年低声问道。
    “暂时是不行了,要是这次能干掉这个小子,那广源所有的干部,都要跟着倒霉,唉,可
    是失败了,咱们还是快些走,不然全他娘都被抓了。”那个三哥身后的个方脸青年,大声说
    道。
    “要是早听我的,先把那几个和那小子关系好的小娘皮绑来,肯定能干掉那小子,现在倒
    好 ”‖
    “滚,你再啰嗦那小子就是个花花公子,几个女人只不过是他的玩物,你真的以为人家
    会为她们冒险’真是幼稚,真的绑了那几个女人,肯定引来大群的警察和大头兵,到时候,别
    说杀那小子,大家都脱不了身。”那个三哥拉开车门,看着抱怨的花格子青年骂道。
    “呵呵,三哥,你说的倒是,要是谁把我马子抓了,我肯定也不会惶惶地把自己送上去
    的。”花格子讨好地说道,接着群人上车,快速离去。
    张飞宇开这车,脑子里不断闪现着刚才的情景,当时要是自己稍微迟疑下,绝对就被大    货车给挡下了,自己说不定还真的被乱枪死啦,这些人是谁的人怎么就找上了自己,而且
    还能在路口堵住自己,看来人家早就注意自己啦。
    难道是王市长为了讨好白家,想趁乱把自己干掉’不会吧,这个时候,自己要是真的出了
    事,第个倒霉的就是他,难道是陈书记’不会的,要是他想害我,那就不用让他老婆请我吃
    饭了,要是那群人绑架袖姐她们
    张飞宇怎么想也没想到是谁要杀自己,不过, 一阵阵的呼啸的警车响起,张飞宇心说:
    “看来出警的速度大大提高了,呵呵。刚过电话没多久,竟然全都出警啦。”
    张飞宇开着车,很快和张叔汇合了,张叔坐进张飞宇的车,低声问道:“宇少,你准备怎
    么办’人家能伏击你,肯定对你的行踪很熟悉,难不成你的车子被安装了跟踪器'”
    一会儿,帮我检查下,难道那些人也有这种高科技’刚才那个杀局看着简单,还真的
    好凶险,幸亏车子提速快,要不然那十几个枪手,就算我能把他们干掉,估计也可能会受伤
    的。”
    张飞宇其实心里也是很害怕的,想起猛然窜过那大货车,心头还是有些发虚,要是被大货
    车给撞下,自己的车子再结实,估计也会翻滚起来,后果可就不清楚了。
    “走吧,明天你给王市长把这件事说说,估计这类事件,就不会再出现,这些人把你当做
    目标,肯定是报复广源市的干部,所以,你只要说声,王市长绝对会大肆搜查的,要不,咱
    们回省城'”张叔说着,忽地来了最后句。
    “呵呵,不回去,我可是来上学的,再说明天我要凭空多个大公司,到了酒吧就安全
    了,大家都在,我心里还是安稳的。”张飞宇开着车快速向蓝月亮酒吧冲去。
    随后有四五辆黑色的轿车,也急速紧跟在后面,其中辆里,有两个黑色皮衣的女子,
    个手里轻轻地擦着黑色大狙,表情有些呆滞,好像在想着什么。
    “鹰姐,你发什么呆’不会是想宇少吧’嘻嘻。”娇娇笑着问道。
    “去,我那会想他,人家可是宇少,我只是他的个小保镖而已。”黑衣女子有些幽怨地
    说道。(
    “嘻嘻,鹰姐,你肯定是想他,每次他来了,你看他的眼神可是骗不过我的,嘻嘻,鹰
    姐,要是喜欢就主动些,宇少那个坏人,就喜欢主动的女孩,你主动下,绝对有惊喜。”
    “别乱说,我不会喜欢他的,我知道我的身份,等几年,我的钱多了,就退出,找个平凡
    的男人嫁了,安安稳稳过日子,跟着他从来没有安静的日子。”黑衣女子轻声说道。
    “哼言不由衷,我从来没有听过,那只老鹰喜欢过没有杀戮的日子,真是笑话,鹰姐,你
    等着,今晚我给他个惊喜,嘻嘻,等到明天他就会给你个惊喜。”娇娇说着,竟然拿出
    件东西,直接贴到了自己的脸上,黑衣女子看到脸上阵的
    “你,你怎么能这样’竟然敢有姐的面具”黑衣女子说着伸手,想把娇娇脸上的面具摘
    下来,却被娇娇扭过头,自己轻轻摘了下来。
    “鹰姐,我可是号称百变女王,别说扮作你,就是般男子,也不会被轻易拆穿的,嘻
    嘻,你放心吧,今晚过后,他肯定会对你主动的,而是还很是大胆,真是天意,咱们姐妹这套
    行头,可是起定制的,除了鞋子大小不同,你难道没发觉,现在咱们姐妹个模样吗'”
    娇娇说着再次把面具戴上,更是把头发散落下来,虽然她的身子没有黑衣女子的高挑,可
    是不仔细看,还真的很像,最起码是对双胞胎姐妹。
    张飞宇回到酒吧,就回了自己的休息室,喝了几杯袖酒,去冲了个澡,刚裹着浴巾出来,
    就看到个黑衣女子端着杯袖酒站在自己的浴室门口,看着女子的脸,张飞宇低声问道:“鹰
    姐,你怎么进来的'”夜来香
    女子没说话,直接把袖酒递到他嘴边,张飞宇张嘴就喝了下去,黑衣女子伸出白白的小
    手,轻轻地钻进了张飞宇的浴巾里,小手灵活地抓在那长长的强势上,仰着白里透袖的俏脸,
    用那双大眼睛紧紧盯着他的眼睛,火辣的眼神,让张飞宇心动,更是感觉自己的小腹股的火焰。

情感故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