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绝色高贵美妇雪臀_啊好大啊啊老子受不了了

“抱我上床,人家要你。”女子的小嘴微张,声音像是从喉咙里飘出来的,不过,却像导 火索。 张飞宇把抱起女人,大步冲向大床,急切地说:“鹰姐,这可是你主动的,可不要怪 我 ” 这位黑色皮衣件件被张飞宇掀开,白白的身子
 “抱我上床,人家要你。”女子的小嘴微张,声音像是从喉咙里飘出来的,不过,却像导
    火索。
    张飞宇把抱起女人,大步冲向大床,急切地说:“鹰姐,这可是你主动的,可不要怪
    我 ”
    这位黑色皮衣件件被张飞宇掀开,白白的身子,匀称的曲线,让张飞宇开始疯狂,大嘴
    可劲在女人的身上乱亲,更没想到鹰姐竟然也无比的主动,小手抓着那长长的火热直接引导进
    了自己娇羞的小地方
    一股炙热的感觉,那紧紧的包裹也存在,阻碍虽然少了些,可是真的好舒服张飞宇大手
    抓在女子的那对白白的山峰上,可劲地揉着,下面轻轻地运动起来,低声说:“鹰姐,你的好
    温暖,我好舒服,你是我第次遇到的没有哭泣的女人,你真的好坚强,真的好兴奋,我马上
    就让你知道 ”
    “不,人家虽然没哭,可下面火辣辣的好痛,真的好痛,你的太大了,真的好痛。”女子
    低声说到,那声音里带着股颤颤的感觉,让张飞宇忍不住心里涌出丝丝的怜惜。
    张飞宇特意悄悄看了下下面,发觉自己的强势上,真的有些袖点点, 一时间,心里更是兴
    奋无比,低声说:“鹰姐,我来了,我 ”
    张飞宇没有再胡乱运动,而是趴在女子身上,轻轻地摇着自己的下面,那长长的强势也跟
    着摇动起来,这下,身下的女人忍不住了,双手可劲抱住张飞宇的腰,用力抱下来,大声叫
    道:“不要这样摇了,人家痒死啦,快些来吧,狠狠地 ”
    张飞宇下面忽地加大了力度,开始了猛烈地运动,每次都是那么的用力,仿佛不把鹰姐
    的小地方完全占领,就不算次进攻, 一次接次地强力地占领
    女子大声叫着,两只修长笔直的腿,主动抬起来,用力地夹住张飞宇的腰,两只小手更是
    死死地按在张飞宇的肩膀上,苗条的白白的身子也可劲地扭动着,完全沉迷在了那激烈的运动
    中了。
    张飞宇看着女子张着小嘴,闭着眼睛可劲地叫着,脸上露出丝阴谋得逞的坏笑,心说:
    “娇娇,你露馅了,张着小嘴闭着眼睛乱叫,除了你还有谁’嘻嘻,要是别的男人可能被你骗
    过,可是我是你唯的男人,从占了你的身子起,到现在都三年,你的身子我眼就看出啦,
    嘿嘿,不过,鹰姐,你也跑不掉了,明天找机会,我装糊涂好好地逗逗你。”
    一阵的狂风暴雨,身下的女子,全身颤抖着大叫了,可是张飞宇却没有停下,站到床上,
    用那长长的强势碰撞着,被拉起来的女子的俏脸,笑着说:“鹰姐,坐起来,快些。”
    站在门外的黑衣女子,听着里面阵阵的叫声,特别是张飞宇搞得时候,还不时地喊着:
    “鹰姐,我搞的你是不是很舒服,嘿嘿。要是舒服,就喊出来。”    接着娇娇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小宇,姐真的好舒服,你,你再加大些力气,姐好喜欢这
    种大力,再加大些力气,小宇再粗鲁些,姐最喜欢这个,搞死姐吧。”
    黑衣女子的脸袖袖的,心里阵阵的乱跳,羞死人啦,以后那个坏人定以为自己喜欢粗
    鲁,这个死妮子,竟然这样陷害自己,天,要是那个坏小子真的对自己粗鲁,自己可要怎么
    办’难道推开他,告诉他,自己和他没……
    “嘿嘿,鹰姐,你舒服啦,该我啦,张开嘴,我要用你的小嘴儿,嘿嘿,姐,来吧。”张
    飞宇说着,直接把娇娇的头抱起来,直接按到了自己的下面,看着鹰姐俏脸上的小嘴吃到了自
    己的强势,虽然知道这个是娇娇,可心里依旧兴奋无比,不觉就加大了力度
    门外的黑衣女人,心里更是阵的害夜来香羞,天,这个坏人竟然要自己给他吃那个,不行,人
    家明天就向头儿请假,回省城,要不然指不定这个坏人,怎么欺负人家呢。
    “张飞宇,你这大坏蛋,你想憋死老娘”娇娇可劲拼命地摇着头,才挣脱出那长长的强
    势,气的抬着头看着张飞宇骂道。
    “鹰姐,你的小嘴好厉害,竟然比娇娇都厉害,她都不能吃这么多,快,快些来,我快要
    到了。”张飞宇说着再次把娇娇的头抱过去,这次娇娇不再迟疑,张着小嘴,很用力地吸起
    “啊 鹰姐,我爱死你啦,你吸的太 ”张飞宇说着,站在床上的他,全身也急剧颤
    抖起来。
    黑衣女子听不下去了,快步向自己的卧室走去,心里阵阵的羞愧地乱跳,感觉自己的身
    子阵阵的发热……
    黑衣女子正是称号老鹰的狙击手,老鹰原名谭小环,省体育队的体操选手,和娇娇肖丽袖
    是个队的,在省体操队是对姐妹花,而且还屡次在全运会上,夺取奖牌,国家队也注意到
    了两个女孩,本该前途辉煌,可是双眼睛也盯上了她们。
    省体育队的总教练王明贵,每次看到这对姐妹花,完成那个个难度颇高的动作,王明贵
    脑子里,就幻想着要是把这对姐妹花,弄到床上,搞那些高难度的动作,绝对会剌激无比。
    王明贵很是狡猾,可没有直接对她们下手,而是花钱找到个金大彪的大痞子,设下圈
    套,结果,谭小环的弟弟的车子就撞到了金大彪的车子上,要赔偿大笔钱。
    这时,王明贵才出面找到谭小环,要帮她度过这次难关,于是在个酒店的包间,就给谭
    小环下药,不过,没想到却被肖丽袖察觉不妙,带着把刀,冲进包间,及时挡住谭小环,没
    让她喝下药,肖丽袖却意外失手把王夜来香明贵给剌死。
    结果,王明贵的老婆起诉谭小环和肖丽袖,说她们设局,联手整死自己丈夫的。
    谭小环和自丽袖都被带进看守所,从天上掉到地狱的感觉,让两个女孩很不愿面对,这
    时,她们的男友,也都和她们分手,连去看守所看眼都没有,更让她们心灰意冷。

情感故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