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校花被抵在墙上插_乡村寡妇巨棒太大了啊好胀被灌满了

金蝉蝉心里阵阵的慌乱,自己丈夫就在旁边,这个坏小子胆子太大了,不行,这样下 去,万被老林察觉,真的不敢想象。 金蝉蝉不动声色,轻轻放下筷子,看了眼林校长说:“老林,我吃好了,小雨还说让我早 些回去,给她修修那条裙子。
 金蝉蝉心里阵阵的慌乱,自己丈夫就在旁边,这个坏小子胆子太大了,不行,这样下
    去,万被老林察觉,真的不敢想象。
    金蝉蝉不动声色,轻轻放下筷子,看了眼林校长说:“老林,我吃好了,小雨还说让我早
    些回去,给她修修那条裙子。”
    “金主任,你可不能走 ”刘丽萍没说完,王副局长也放下了筷子,笑着说:“丽萍,
    今天就这样吧,大家肯定都吃好了,老秦的做菜的手艺,可真的不错。”
    这时,大家也都站了起来,张飞宇心说:“金老师真的好胆小。”
    他不知道这个后果,有多严重,不过,人家都要走,他也没办法,只好跟着站起来,看了
    眼跟着站起来的秦老师,心说:“他要是也到市中,我和班主任可要注意些啦。”
    刘丽萍站着,感觉腿更加软了,知道喝的酒不少,不过,今天的事情很顺利,笑着说:
    “林局,金主任,王局,董秘书,那就这样,开车的时候,可要慢些。”
    接着刘丽萍忽然觉得自己男人看自己,才想起没和张飞宇说话呢,慌忙说:“小宇,今天
    下午我就不去学校啦,你个人开车慢些。”
    “呵呵,正好,小宇,你开车把你阿姨送到叔叔家,我还有些事,要去局里呢。”林校长
    笑着说道,心说:“刘老师,不是你个人和小宇关系好,我们都好。”
    林校长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最放心的妻子,早已经为了他免费被这个坏学生占了大便宜。
    金蝉蝉听,心里惊,又看到张飞宇脸上涌出笑容,那正是标准的坏笑,慌忙就想阻
    止,张飞宇却抢着说:“好,林叔,你放心吧,我也正想去看看小雨呢。”
    金蝉蝉张张嘴,很无奈地说:“好吧,我坐小宇的车。”
    张飞宇开着车,金蝉蝉生怕张飞宇使坏,没敢坐在他旁边,坐在后面的座位上,假装有些
    醉意,闭着眼睛不说话,张飞宇心说:“没想到金老师竟然还没有完全放开,对我还有防备,
    我就不信,你就这么的顽固,再折腾次,要是你还能保持住不想我,那我认输,以后绝对不
    再纠缠你。
    “别装了,阿姨,他们都看不到了,我租了个酒吧,咱们去喝杯,怎样’刚才我看你也
    就只喝了两三杯。”张飞宇说着,开着车就想向蓝月亮酒吧驶去。
    “别,阿姨还有些事,真的,不想再喝了,送阿姨回家吧。”金蝉蝉慌忙坐直身子,低声
    说道。
    张飞宇看人家不愿意,也没有强来,直接开车把金老师送到家,在楼下,金老师低声说:
    “小宇,你去忙吧,阿姨个人回家就行。”
    张飞宇看着慌张想离开的金老师,心说:“啊,拒人于千里之外,嘿嘿,行啊。”
    “好,阿姨你上去吧,我本来想和你说说小蒙的事,那就这样吧,我走啦。”张飞宇说    着,拉开车门,就想钻进去。
    “小蒙’你不是和小雨吗'怎么又变成小蒙’不行,你给阿姨说清楚。”金蝉蝉忍不住上
    前说道。
    张飞宇四下看看,说:“阿姨,这儿,不方便吧’咱们还是上楼说吧,再说,小雨和小蒙
    说不定在家呢。”
    金蝉蝉也看到四下都有人,心说:“以后定要买个安静的房子,这里真的好喧哗,真不
    知道老林怎么就喜欢这个地方'”
    金蝉蝉点点头,轻声说:“上来吧,她们应该不在家,家里没人给她们做饭。”
    让金蝉蝉没想到是,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在家,而且还自己做的饭,水煮的速冻水饺。
    林小雨和姐姐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吃着茶几上的水饺,还看着大电视。
    看到张飞宇竞跟在妈妈身后,林小雨高兴地笑着说:“就知道你这个坏人,会忍不住来找
    人家的,过来,陪人家吃掉这些水饺。”
    张飞宇换上林校长的拖鞋,笑着走过去,张嘴口把林小雨筷子上的水饺吃下,吃完
    个,看着旁边的林小蒙说:“小蒙,你也喂师兄个。”
    在金蝉蝉惊异的目光中,自己的大女儿竟然真的用筷子喂了张飞宇个水饺,心里阵的
    慌乱,这个坏小子,简直太坏了,还想把大女儿也给占了,不行,必须阻止这个坏小子。
    林小蒙发觉妈妈看着自己,羞得低下头,不敢抬头,刚才自己竟然真的喂了他个,看着
    筷子头,心说:“这可是他吃过的,自己要是再接着用,那不就是主动亲了他'羞死人啦,都
    怪小雨, 一直说要自己和她起 ”
    “妈,冰箱里还有,你要是 ”林小雨看着妈妈说道。金蝉蝉摆摆手断女儿的话,向
    自己的卧室走去,说:“我去查查试卷,你们吃吧。”
    “好吃,咦,小蒙的水饺和小雨的竟然不是个味儿。”张飞宇咽下水饺说道,接着顺手
    拿起遥控器。
    “去,人家和姐姐都是海鲜味的,怎么会不样’你骗人。”林小雨马上大声拆穿张飞宇
    的谎言。
    “真的,不相信,你们相互吃个,绝对不样。”张飞宇手里拿着遥控器,变换着电视节
    目,站在茶几前面,煞有介事地说道。
    两姐妹将信将疑,相互换了个,结果发觉味道相同,气的林小雨再次大声喊道:“你这
    个坏人,真的会骗人。”
    “没有啊,来,我再吃个。”张飞宇说着弯着腰,张开嘴,看着林小蒙。林小蒙心里有
    些害羞,不过,还是喂了张飞宇个,心说:“他又吃了人家的筷子 ”
    张飞宇吃完,又张嘴让林小雨喂了个,装模作样地吃完后,笑着说:“我明白了,其实
    饺子的味道样,不过,你们的筷子上的味道不样,嘿嘿。”
    “张飞宇,你这个坏人,竟然又占我们姐妹的便宜,人家死你。”林小雨说着站起来,
    举起小拳头要,张飞宇笑着跑开,说:“我忽然想到个问题,咱们班好像是理科班吧,虽
    然还不算正式高三,可历史不是在高二就会考完毕了吗'怎么还用学历史'”
    “小宇,你来下,阿姨和你说个事。”金蝉蝉虽然很不想把张飞宇叫到自己的卧室,可
    想起他和大女儿都说不清楚,就忍不住要和他谈谈,再加上觉得女儿都在家,他肯定不敢对自己怎样的。

情感故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