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_别涨了好涨好疼

张飞宇走进金老师的卧室,看到金老师竟然穿了套黑色的小西装,站在电脑桌前,看来是 有所防备,那么的严实。 “阿姨,你找我’有什么事'”张飞宇站在金蝉蝉面前,看着那金老师那对鼓鼓的挺拨小 山,装作什么也不知
  张飞宇走进金老师的卧室,看到金老师竟然穿了套黑色的小西装,站在电脑桌前,看来是
    有所防备,那么的严实。
    “阿姨,你找我’有什么事'”张飞宇站在金蝉蝉面前,看着那金老师那对鼓鼓的挺拨小
    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地问道。
    “小蒙的事,以前的事,不说了,以后,你离小蒙远些,这孩子心扑在学习上,你可别
    耽误了她,别笑,阿姨可是认真的。”金蝉蝉说着,单手按着电脑桌,却没有坐到电脑桌前的
    椅子上。
    “行,阿姨,我答应你,我以后坚决不去扰小蒙,行了吧,可是阿姨,我看到你就想抱
    你。”张飞宇说着,上前步,真的抱住了金蝉蝉的小腰。
    金蝉蝉没想到这个坏学生,这么大胆,在自己的卧室就敢抱住自己,而且自己的两个女儿
    都在客厅呢。金蝉蝉有些慌乱,不过,她清晰地知道可不能大叫,要是女儿进来,看到自己被
    这个坏小子抱着,那可就糟了。
    张飞宇看着金老师的端庄的俏脸,有些袖晕,再也忍不住了,张嘴就亲在金老师洁白的额
    头,接着疯狂地在那吹弹可破的脸上,亲了起来,眼睛,鼻子,脸颊,最后堵住小嘴,可劲地
    亲起来,把那柔软的尖尖的小舌头完全吸到自己的大嘴里,可劲地吸着那小丁香上的甘甜
    张飞宇的两只大手更是在那黑色的小西装上,上下齐手,更是伸进小西装的领口,隔着那
    衬衫就抓住那挺拔的山峰,激烈的热切地乱亲,加上大手胡乱的大力揉捏,金蝉蝉心里的那股
    **也慢慢被挑动起来。
    金蝉蝉心里阵的激动,刚想抱住这个坏学生,可想到自己的女儿还都在外面,慌忙想推
    开张飞宇,可是张飞宇死死地抱着她,大嘴疯狂滴在她那细细的白玉般的脖子上,可劲地亲
    着,白衬衫的领口两三个扣子也开了,更是露出几丝白白的细腻的肌肤。
    “不,不要亲了,小雨都还在外面,小宇,你不要这样,阿姨,答应 你,等找个机
    会 不,蒙蒙还在外面呢,啊,你,你轻点 ”金蝉蝉的声音慢慢消失了,身子也慢慢地
    软了下来。
    张飞宇的大手很熟练地解开了金阿姨的西裤,并且大手还钻进只,直接抓在那薄薄的保
    守的紧身短裤上,隔着那紧身短裤,大手在金阿姨最柔软的小花园轻轻地按了几下,金蝉蝉这
    个马上就是局长夫人的女人,身子就软软地倒在张飞宇的怀里。
    张飞宇知道时间紧迫,抱起金阿姨直接放在林校长和金阿姨的大床上,金蝉蝉趴在自己的
    大床上,抬头正好看到自己和林校长的婚纱照,照片上自己甜美的笑着,看着自己,心里阵
    的羞愧。    金蝉蝉刚想出声阻止张飞宇这个坏学生,没想到他竟然抓着自己的长裤,向下拉开了,自
    己的下面阵的凉爽,啊,连紧身短裤都被拉下去了,自己的小拖鞋也被裤子拖到地上,不,
    自己的女儿还都在外面,他怎么能
    张飞宇看着金阿姨那两条白的没有丝瑕疵的腿,特别是那翘翘的比刘老师的稍微小
    些,但真的很白,两朵瓣瓣。
    张飞宇此时兴奋无比,快速解开皮带,直接把裤子向下推,就扑了上去,金蝉蝉趴在床
    上,感觉自己的腿被分开了,那个火热的东西,竟然就磨蹭着自己的屁屁,更是在自己的小菊
    上, 一阵的磨蹭,心里阵的又羞又怕,天,他竟然要自己的小菊不,他的那个那么的大,
    会把自己的屁屁弄坏的。
    “不,不行,小宇,阿姨的屁屁受不了你的那个,不行,不要,你让阿姨起来,阿姨让
    你 ”张飞宇听心里更是兴奋,更是用那长长的强势磨蹭着金蝉蝉的小菊,吓得金蝉蝉
    个劲地求饶。
    “还躲不躲我啦’要不要我搞你'”张飞宇坏笑着问道,此时的金蝉蝉心里阵的恐惧,
    真的害怕这个坏学生搞自己的屁屁,想着自己怎么逃避,最终还是被他压在自己的床上,天,
    他难道就是自己和女儿的克星。
    “不躲了,以后,你想要给阿姨电话,阿姨定听你的话,不要搞阿姨的屁屁,真的受
    不了。”金蝉蝉心里完全崩溃了
    ,感觉自己身上的坏学生,真的就是自己的克星,无论自己怎
    么逃避,都会被他压在身下。
    “妈妈,你和小宇哥哥,谈完了吗'”林小雨在客厅里大声问道。
    “等会儿,还没有谈完。”金蝉蝉被张飞宇抱着放在了卧室门口,金蝉蝉弯着腰,小手
    按在门锁上,后面的屁屁抬得很高。
    张飞宇没有迟疑,用那长长的强势,很精准地放进了金蝉蝉这个局长夫人的小小的娇贵的
    地方,感觉着那阵阵的炙热,特别是那紧紧的感觉,让张飞宇心里阵的;满意,真没想到,
    自己都开发好几次了,金阿姨的小妹么,依然还是这么的紧,极品啊,看来定用的很少,太
    嫩啦。
    “妈,你们说什么事儿呢'这么久,人家也有事,要和他说呢,你快点儿。”林小雨在客
    厅很不;满地说道。
    金蝉蝉被张飞宇从后面次次地折腾着,每次都是那么的彻底,简直就是全垒,那娇
    贵的小妹妹阵阵的传出酥酥的感觉,像波浪样冲击着她的心,让她心里无比渴望着大喊大
    叫,可是女儿就在外面,忍不住只能张开小嘴狠狠地咬在自己细白的手腕上
    张飞宇听着林小雨的声音,搞着金蝉蝉,心里阵阵的兴奋,不觉下面的力度更是大了,
    大手卡着金蝉蝉黑西装的小腰,那长长的强势更加的勇猛,让金蝉蝉阿姨的两条白白的腿,都夜来香
    阵阵的颤抖,晶莹的小脚踩在地板上,也有些不稳当,要不是两只小手死死地按着门锁和门
    框,金蝉蝉早倒下了。
    “妈,快点儿,要不你们出来说吧,姐姐都把碗洗干净了。”林小雨不知道此时自己的妈妈正弯着腰,在卧室门口被自己的同学可劲地折腾着。

情感故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