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我被两个老外包了一夜 硕大埋进甬道不停律动

[超爽的彭山嫖妓一杆三洞]

[超爽的彭山嫖妓一杆三洞]

超爽的彭山嫖妓一杆三洞
 
  我这里讲的是2003年前后,四川,彭山,杨柳街,满街一家接一家都是 休闲庄,其实就是炮房,50块一次,两小时。
房间有淋浴,空调,电热毯。
虽 然简单,但一应俱全。
可惜后来被查抄了。
听说现在也有,就是没有原来那么壮 观的景象了。
 
  去过很多次,但下面讲述的这次是较爽的。
 
  刚开春的一天,和朋友数人,开了两部车,到了彭山杨柳街。
停下车,朋友 们四散开来,开始一家一家的侦察,其实每家规模都不大,小姐多者十几个,少 者五六,七八个,所以兄弟们很难在同一家都找到中意的小姐,只好分散行动。
 小姐都坐在一间隔着玻璃墙的房间里。
老板在热情地介绍,这个怎样,那个又如 何。
无非就是吹,舔,顶肛(毒龙),也有个别的肛交(三通)。
 
  我走了好几家,都没有看见太中意的,转了约二十分钟了,终于在一家休闲 庄看中了其中一个年龄约25- 28岁之间的小姐。
本人一贯认为,年纪轻的小 姐不会服侍男人。
所以嫖妓时多喜欢25岁以上的。
懂风情,会侍候男人。
 
  小姐自称叫徐莉,真名假名我也无所谓。
身材偏瘦,但乳房巨大,这是我最 喜欢的类型。
身高约163- 165厘米。
头发是棕色披肩卷发。
看起来很温柔 的样子,没有多少风尘味。
后来干过才知道,是闷骚型的。
 
  小姐在前面带路,上了二楼。
不像通常的小姐都是亲热地挽着我上去。
看来 涉世不深。
哈哈。
进了房间。
小姐关上门。
拿了一双拖鞋放在我面前。
进浴室放 水。
 
  “大哥,把衣服脱了,进来我帮你洗。
”。
我脱掉衣服进了浴室。
站到淋浴 下冲洗。
小姐出去脱衣服,一会全身裸着进来,取下喷头,开始帮我清洗。
 
  动作很温柔,很仔细,我双手握住了她胸前一对巨大圆润而结实的大乳房开 始揉搓。
清洗我的鸡巴时,她蹲下去,双手抹上香皂仔细地揉磨着我的鸡巴,卵 蛋,手伸到我身后,轻轻地揉弄我的屁眼。
哈,好爽啊!
 
  她一手用喷头冲洗一手揉磨我的鸡巴和卵蛋的时候,我已一柱擎天了。
她边 洗边抬头媚笑着“大哥,你的家伙好大哦!”。
我不以为意,一般的小姐都会这 么说。
虽然我的情人都说我的鸡巴粗长,但小姐说起来就不会让我有多少感觉了。
 
  但小姐这时突然张口含住了我的龟头,然后头往前一伸,居然全根吞了进去。
 哈哈,我不禁哼哼起来。
一般来说,小姐在洗浴和全身漫游时,是不会直接含鸡 巴的,这个小姐不仅含了,而且一来就是深喉。
不是本人自夸,本人阅人无数。
 能深喉到底,嘴唇贴到我根部的,还没有几个。
别说小姐不愿意如此,就连我的 无数情人中,也只有一两个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小姐就这样紧紧地深含着我的鸡巴,舌头还在不停地搅动着。
双手操到我身 后,一手用喷头冲着,一手清洗着我的肛门。
手指还轻柔的插进了我的屁眼。
 
  爽得我全身一阵阵发麻。
 
  洗好后,她的双手撤回来。
嘴里也开始吐出我的鸡巴。
这时,我双手抓住了 她的头发,紧紧地按向我的下身。
屁股一耸,鸡巴再次深深插入她的嘴里。
 
  开始前后耸动,鸡巴快速地冲插她的嘴巴。
 
  一般的小姐这时的反应,要不就是叫你到床上去,要不就是夸张地淫叫,挑 逗你的性趣,以便让你尽快缴械。
这个小姐居然一声不吭。
只是双手抱着我的大 腿,默默地承受着我的冲插。
 
  太爽了,她的小嘴温暖而湿润,紧紧地裹着我的鸡巴吮吸着。
我当时就直接 射进她的嘴里,开始拼命地耸动,抽送。
她感觉到了我的冲动。
突然双手用力地 推着我的大腿,嘴巴也放松了,呜呜地挣扎着,我不解地松开了她。
 
  她吐出了我的鸡巴,喘出一口大气,“不要那么急嘛,这会就射了,待会咋 个耍呢?”。
 
  她起身将我推出浴室,“你先躺一下,我洗洗就来。
”。
我心想“也好,现 在射了,等会可就不好玩了。
”擦干身体,舒服地躺在床上,一看,枕头,床单, 被子都还挺干净的。
 
  小姐洗好出来了,上床就开始从我的耳朵舔起,又在我的乳头上吮吸,舔刮。
 我刚才有些微软的鸡巴迅速地勃起来了。
 
  小姐移到我的下面,我立刻张开双腿,她跪倒我的双腿之间,双手握住我的 鸡巴套弄着,用舌头舔吸我的卵蛋。
我抬高我的双腿,小姐继续向下舔着,开始 舔刮我的屁眼。
用舌头向屁眼里顶着。
我现在真是很矛盾,又想舒服地闭着眼享 受,又想看她舔我屁眼时淫靡的神情。
 
  于是只有闭眼享受一会,又睁眼欣赏一会。
 
  我伸手按住她的头,使劲压向我的屁眼。
她懂事地将舌头尽力地钻着,不时 地挑弄着。
 
  下面享受了,我的腿可弯的有点辛苦。
于是我放开腿。
“干脆我趴着,你从 后面来!”。
她跪在我面前,温柔地点点头。
 
  我翻身跪在床上,将屁股翘起来,对着她。
她的双手将我的屁股向外掰开。
 
  舌头在我的屁眼上舔刮,扫弄着。
一会又将舌头顶进屁眼挑弄着。
我舒服地 哼哼着。
“爽啊”。
 
  由于我的手不能够到她的头,我只好直接指挥了“再顶进去点,”。
她听话 地尽力将舌头顶进我的屁眼。
噢,屁眼传来了满胀的快感,像在大便似的,我简 直舒服极了。
 
  终于,她抬起头来。
“大哥,躺下来嘛。
”。
我也趴得有点累了。
翻身躺下。
 她含着我的大鸡巴开始吮吸,舔刮。
不时深喉,飞快地套弄。
整个过程中,只有 轻微的喘息声,可不像一般的妓女,总是夸张地高声淫叫。
 
  我抱住她的头,紧紧压住,下身飞快地挺动。
她的嘴真是太舒服了。
我次次 顶进她的喉管。
她居然能够承受。
温顺地任我施为。
 
  我也挺得有些累了。
叫她“把屁股转过来。
”。
她感激地看了我一眼。
听话 地将屁股转到我的面前。
变成了69式。
然后含住我的鸡巴一次次深喉的套弄。
 
  双手轻抚我的卵蛋和屁眼。
 
  哼,以为我会为你口交?做梦去吧!
 
  我掰开她的阴唇,在阴蒂和阴道口揉弄着,她已经湿润了。
嘿嘿,跟那些小 婆娘就是不一样。
我将手指插入她的阴道抽插,搅动着。
然后,将三根手指插进 去,她的阴道还是很紧的。
阴唇的颜色也不深。
但我仍然插进去了。
指尖顶到了 她的子宫颈口,我的中指努力地顶进子宫颈里去。
 
  可能我顶痛了她,她身体轻颤着,扭动着。
但仍然卖力地吸吮我的鸡巴。
 
  我抽出了手指,放在鼻子闻了闻。
没有异味,这是很多年前朋友教我的。
一 般女人阴道深处没有什么异味。
则基本上没什么病。
艾滋就闻不出来了哦!不过 这里的档次想得艾滋可不容易啊。
 
  我掰开她的屁股,看见她的肛门长得还是很好的,颜色浅浅的。
我将她下阴 的淫水抹到肛门上,揉弄着,中指试探着,慢慢插入了肛门。
开始轻轻地来回抽 插。
她的身体居然扭动着后挺,我于是更深更快地抽插起来。
 
  她开始轻声的呻吟着,屁股扭动着想要躲闪。
我开始试探着将无名指也插入 她的肛门。
谁知刚插进一点。
她就挣扎开了。
翻转身来。
“痛。
”她轻声地说到。
 
  她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套套。
我连忙说到“不用了吧,戴着那个东西感觉不 爽。
”。
“要不得,我们这里必须戴这个,”她坚持着,看我满脸不爽的样子, 又安慰我“我用的是超薄的,基本感觉不到。
”。
我不甘心,又说“咋可能感觉 不到嘛。
”。
 
  她一边撕开外包装,一边说“还是戴上吧,保护我也保护你啊。
你就不怕我 有病啊。
”。
我也不好再坚持了。
 
  她将套套放进嘴里,开始用嘴为我戴套套。
但显然她很不熟练。
弄了很久, 还是加上手的帮忙,才为我戴上了。
 
  她翻身跨到我身上,手扶着我的鸡巴,对准她的阴道,慢慢地坐了下来。
 
  调整了好一会,才将我的鸡巴全根纳入她的阴道。
“呼!”地吐出一口长气。
 
  “老公,你的东西好长哦”。
 
  她开始上下耸动。
我双手抓住她的一对乳房大力揉搓着。
戴着套套的感觉比 起打真军真是差太远了。
我几乎没有什么快感,感觉鸡巴都有点软了。
 
  这时,她也察觉到了。
起身观察了一下。
取掉套套,又开始为我口交。
她的 技术实在太好了。
我在她湿热的嘴里迅速地勃起了。
心里一阵激动,她终于不用 套套了。
 
  我这时翻身压住她,她急叫到:“等等,等我再拿一个套子。
”,挣扎着伸 手到床头柜去。
 
  我将她抓回来,紧紧地压住她,一手伸到下身,握住鸡巴就插向她的阴道。
 
  她挣扎,扭动着。
我一着急,张口含住了她的乳头,使劲吮吸着。
下面继续 进攻。
 
  她“嗯,嗯”地哼哼着,半推半就地让我将鸡巴插入了阴道。
我下身一挺, 整根鸡巴插进去了。
她“噢”地轻叫了一声“好长哦!”。
我也感觉一阵舒爽。
 
  她的阴道湿热而紧凑。
阵阵的收缩,夹得我停不下来,立刻开始飞快地冲插。
 
  她双手用力地搂住我的背,双腿弯曲着张开,迎合着我的冲插。
只是鼻子里 发出“哼哼”的喘息声,我就喜欢这样比较真实的叫床。
而不是像一般的小姐, 总是夸张的淫叫。
 
  我的双手伸到她的屁股上,用力将她的屁股掰开,手指插入了她的肛门,可 能是我的手特别的短,所以虽然尽了全力,仍然只堪堪地插入了一节。
我只好大 力地扣弄着。
她痛叫着“老公轻点,好痛哦!”。
 
  我只好放弃了对她肛门的折磨。
立起身体,双手将她的双腿压向她的身体, 下身挺动着,鸡巴飞快地冲插她的阴道。
不时的一只手按摩着她的阴蒂。
她开始 高声地呻吟着。
身体上挺。
在我更快速地一阵猛插后,她“嗯嗯嗯”地高喊了几 声,阴道突然紧紧地夹住我的鸡巴,身体抽搐着。
猛地伸手将我仍在揉弄她阴蒂 的手拉开。
 
  我猛地一下将鸡巴全根深插入她的阴道。
压在她的身上,享受她阴道的紧缩。
 “哦,爽啊!”我不禁也哼哼起来。
许久她紧抱住我的双手才慢慢放松。
 
  满足地叹息着。
“老公,你好厉害哦!”。
我知道她真的高潮了。
将刚才插 过她肛门的手指插入了她的嘴里,她温柔地吸吮着。
 
  我问道“日得爽不爽?”。
她媚笑着,“爽,这是我做爱最爽的一次。
”。
 
  这我就不信了。
“不会吧,你见过那么多,不可能哦!”。
:“真的,我老 公三分钟就没戏了。
我来这里才几天。
又没什么生意。
”。
我心想“也对,今天 是周六,我们又是中午就来了。
平时白天肯定没什么人来,只有晚上,生意可能 会好点。
”。
 
  经过一番闲聊,我射精的冲动也缓解了。
于是又抽弄了一会。
起身拔出鸡巴。
 “翻过去趴着。
”。
她起身跪趴倒床上,屁股高翘着。
 
  我从后面贴近她,一手掰开她的屁股,一手握住鸡巴插入了她的阴道。
开始 猛烈地操干。
后入式确实能插得更深,她的叫声开始大了起来。
“哎哟,轻点, 好痛哦。
”。
 
  我的双手大力地揉捏她的屁股,一下一下地拍打她的屁股。
开始还不敢太用 力,只是轻拍,看她没有反对,就越来越重的拍打了。
她哼哼着,仿佛打得越重, 她越过瘾。
 
  不一会,她的两瓣屁股就被我打得红通通的了。
我也鸡巴可也没有闲着,一 直在飞快的大力深插她的阴道。
她随着我的每一次插入,哼叫着。
 
  终于她无力地扑到了床上。
带着我也跟着扑倒。
鸡巴还在阴道里。
“你太凶 了,我累死了。
”。
她无力地哼哼着。
 
  我将就这个姿势继续抽送。
可是鸡巴只能插进一半,很不爽。
我拖过被子, 塞进她的小腹,将她的屁股垫了起来。
她也配合着将双腿张开,尽量地翘起屁股。
 
  这下我又可以全根而入了。
下身大力地冲插着,双手操到她胸前,抓住大奶 子使劲地挤捏。
她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挤捏。
随着我阵阵重压高声哼哼着“嗯,嗯, 嗯”。
 
  她很快地又达到了高潮,长长地淫叫了一声“哦……!”。
身体开始抽搐。
 我抽出一只手,试探着拍打她的脸颊,她不仅没有什么不快,居然还将脸颊迎向 我,我逐渐加力,越来越重的击打。
“啪啪,啪啪!”。
又击打她的嘴巴。
她哼 哼着“唔,唔。
”。
我也开始狂放了,叫道“舌头伸出来,让老子打。
”她听话 的伸出舌头让我击打。
 
  这种击打女人的心理是非常愉快的。
我感觉有了射精的念头。
但我迅速地将 鸡巴拔出来。
她嗷地痛叫了一声。
 
  我咬紧牙关,憋了一会,总算缓过劲了。
再看小姐四肢大张,趴在那里一动 不动。
她的淫水流了好多,我的鸡巴还是湿淋淋的。
我伸手将她阴道的淫水抹到 她的肛门上,手指挤进去,抽送着。
“不要。
”她伸手来拉我的手。
 
  我俯下身体,压住她,一手握住鸡巴插向她的肛门,龟头很顺利地找到了肛 门口,她察觉到了,扭动起来。
“不行,不要弄后面。
”。
 
  这时已由不得她了。
我使劲一压,龟头插入了肛门,哇,好紧,好热。
我舒 服得叫出声来。
她“唉哟”的痛叫着,挣扎着。
我紧紧压住她,双手牢牢地控制 住她的屁股。
开始慢慢的抽插。
安慰着她“不要动,越动越痛,屁股放松点。
一 会就好了。
”。
 
  “不行,好痛哦,快拿出来。
!”。
我继续抽插着。
她无力反抗。
只好引诱 我“日我逼逼嘛,我逼逼好痒啊。
老公,日我逼逼嘛。
”。
 
  好不容易操了肛门,我可不愿轻易就退出来。
继续冲插,她挣扎了一会,就 无力地瘫软了。
只是略显痛苦地呻吟着,任我挞伐。
 
  我撑起身来,一手撑着床,一手揽住她的腰向上提,她顺从地跟着将屁股翘 起来,双腿也变成了跪姿。
这下我可爽了,大力地冲插起来,次次到底。
她虽然 痛苦地哼哼着。
但却一直很顺从。
我大叫起来,“操,日死你,日死你个骚婆娘。
”。
 
  渐渐地,我感到快感越来越强烈,以最快的速度冲击她,双手轮番击打她的 屁股。
终于我发射了,鸡巴抽动着,喷射着。
 
  她居然也大声地呻吟起来,我受不了如此强烈的刺激。
狠狠一下插入她的肛 门深处,紧紧抵住不再冲插了。
感觉鸡巴仍在一下一下的搏动着,喷射着。
 
  歇了一会,她懒洋洋地说道:“你好坏啊,日人家的屁股。
”。
我笑了笑, 也懒得回答她。
她用屁股靠了靠我“起来洗洗吧,”。
 
  我这时已全身是汗,但鸡巴根部被她的肛门夹得紧紧的,根本没有软下来。
 
  龟头还是很敏感。
“不要动,就这样歇一会。
这时的感觉最爽。
”。
 
  浴室里,我看见她的脸颊和乳房上有好些被我抽打和挤捏出的红色的指痕, 心中一阵快意。
在她帮我洗了澡,并用牙膏清洗了鸡巴后。
我躺在床上舒服地吸 着事后烟。
 
  她也洗完了,进来就直接开始戴乳罩。
我有点不满了,虽然我不知道进来多 久了。
但感觉应该离两小时还远呢。
所以妓女就是妓女,远不如情人那般,事后 还缠着温存好久。
 
  “你也太那个什么了吧,时间还早呢,就穿衣服了吗?”我开始批评她。
 
  她连忙说道:“哦,对不起哈!”。
立刻取下乳罩。
跳上床来。
直接就趴倒 我的下身,“我不晓得你还可以来;”。
张口含住我还软嗒嗒的鸡巴,轻柔地吮 吸起来。
 
  我知道她会错意了,我其实只是想让她光着身子陪我躺一会。
我也可以乘势 上下其手一番。
毕竟她的奶子又大又挺。
摸着挺舒服的。
 
  刚才射过的鸡巴还很麻木,对她的口舌服务没有什么感觉,但心理觉得挺爽 的。
但确实感觉很累了“我不是要你再弄。
只是想叫你陪我歇一会。
来,起来, 不要弄了。
”。
我一手抓住她的大乳房提拉着。
 
  她没有理会我,只是将身体侧了一点。
方便我揉捏她的乳房。
头仍然埋在我 下身,为我口交。
我狠狠地揉搓她的乳房,并捏住乳头揪扯着。
用力之大,连我 都为她叫痛了。
她却是哼哼着,更快速地用嘴套弄着我的鸡巴。
 
  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刺激下,我居然在十分钟内就再次勃起了。
她吐出鸡巴, 用手在鸡巴上撸着,“老公,再来一次嘛。
”我有点不好意思了,也确实感觉发 虚。
“算了,你也很累了,下次吧,我改天又来找你。
”。
 
  “来嘛,快点啊!”。
她撒娇地叫着,跨到我下身,将我的鸡巴插入她的阴 道。
前后扭动着,“老公,你来嘛,来,到上面来日我。
”。
 
  我翻身将她压趴在床上,在她小腹垫上被子,鸡巴从她后面插入阴道,开始 抽送起来。
她的阴道已经湿润了。
我一阵猛烈的操干,感觉她似乎又来了一次高 潮。

 
  但我的鸡巴却毫无发射的感觉,只好拔出鸡巴,又插向她的肛门,她这次没 有拒绝我对她后庭的侵犯。
顺从地翘起屁股,努力更加张开双腿。
“唔!” 
  在她沉重的一声呻吟中,我的鸡巴再次插入了她的肛门。
 
  这次就顺利多了,我屁股开始上下耸动。
双手握住她的奶子大力揉捏。
她似 乎有了肛交的快感,大声地呻吟着。
我连忙一手捂住了她的嘴。
她却奋力地伸出 了舌头舔着我的手心。
我顺势将三根手指插入她的嘴里,鸡巴和手指同时快速地 冲插着。
 
  正感觉要发射了,突然有人敲门“小徐,时间到了。
”。
我一下就冷却了。
 
  小声问她“谁?”。
小姐转过脸来,高声答应:“晓得了,马上。
”。
然后 低声对我说“是老板,催我们了。
不管他。
”。
 
  我继续抽插,可是已经软了。
小姐感觉到了,“来,起来我给你吹一下。
”。
 她起身跪伏到我的面前,我仍然跪立在床上,她用口水将我的鸡巴抹了抹,含住 鸡巴开始套弄。
 
  我又坚硬了。
她吐出鸡巴满意地用手撸了撸。
“这样才有感觉。
”说完她又 背着我跪趴下。
我将鸡巴插入她的阴道一阵猛烈地冲插。
感觉还是没有射精的欲 望。
 
  老板又来敲门了。
:“小徐,时间都过了。
”。
小姐老大不高兴地答应着 “哎呀,我晓得了。
”。
 
  这下该我不好意思了。
我抽出了又显疲态的鸡巴。
“算了,下次吧。
”。
 
  小姐却一把抓住我的鸡巴,又张口含住吸吮着。
“不嘛,就要干完嘛。
”。
 
  我的鸡巴再次挺立起来。
又从跪趴着的她的背后插入了她的阴道,一阵抽送。
 小姐激动地向后耸动着。
“喔,快,快,日我。
”。
 
  随着她一阵剧烈地耸动。
她喘息着,呻吟着,再次高潮了。
她的头已无力昂 起。
只有抵在床上,只有屁股高高的翘起。
 
  渐渐地,她的下身有点干了,“水都被你日干了。
”她主动要我日她的肛门 了,“戳我屁股吧,这样可能会快些射出来。
”。
我当然不能拒绝小姐的请求。
 抹了点口水在她的肛门上,再抹点在龟头上,插入了肛门。
她痛叫了一声“噢!”。
 
  但她立刻就开始向后耸动。
我当然不能示弱。
也开始大力地冲插。
双手大力 地抽打她的屁股。
她一边痛叫着,一边努力地向后猛耸。
 
  终于我感到背脊一阵酸麻,突突突突地发射了。
她将屁股紧紧地抵住我的下 体。
摇动着。
 
  我感觉爽极了。
不禁大声地哼哼起来。
 
  我边抽着烟,边享受她给我清洗。
这一仗确实耗尽了我的体力。
我感觉身体 发酸。
四肢无力。
她急急地为我清洗了。
“快点出去,不然老板要算两次了。
”。
 
  我心中一喜,本来我看她执意要来第二次,以为她想算两次。
虽不是很愿意, 但想想才50块。
无所谓。
没想到她没有这个意思。
 
  急忙穿戴整齐出去。
她没有跟出来。
我的朋友们都在门口坐着,见我出来, 都在调笑:“呵呵,这个干得啊,我们都等了好久了。
”。
 
  我到柜台上,交了50块,老板怯怯地看了我和我朋友们一眼。
:“大哥, 你都超时了”。
我可不干了,“什么啊,没有多久嘛。
”。
一看手机上的时间, 可不,真的超了快一小时了。
 
  老板说道:“超了四十分钟了。
这样嘛,你再给10块钱,行不。
”。
我心 中一乐,10块就10块。
又掏了10块给老板。
老板忙不迭的收下。
“谢谢大 哥,以后常来哈。

 
  我搭着朋友们,带着满意的心情轻飘飘地走也。
 
                后记
 
  我的鸡巴痛了好几天,吓得我以为中标了。
还好,只是摩擦过度。
几天后就 没事了。
一个月后,我又约朋友们再去。
朋友很惊讶“以前我们要你去,要做很 久的思想工作。
今天怎么这么主动了?”。
我心里知道,我还惦记着那个温柔可 人的徐莉。
还想再去一杆三洞。
可惜,到了那里,老板说她已离开回家了。
她只 是因为和老公吵架才出来临时做的。
此事让我遗憾了很久
 

分享至:

情感故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