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图】盛世军婚 酒吧结缘注定只能是露水情缘吗

她相信一见钟情,不过她不相信在酒吧这样鱼龙混杂的地方可以遇见真爱,所以她拒绝了他。可是当她看见这场盛世军婚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原来他对自己是真爱,只是自己已经错过了。她以为是露水情缘,只是他却认定一生! 盛世军婚 梓鹿在动吧里尽情地舞着,圣诞夜的DISCO,

她相信一见钟情,不过她不相信在酒吧这样鱼龙混杂的地方可以遇见真爱,所以她拒绝了他。可是当她看见这场盛世军婚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原来他对自己是真爱,只是自己已经错过了。她以为是露水情缘,只是他却认定一生!

盛世军婚 酒吧结缘注定只能是露水情缘吗

盛世军婚

梓鹿在动吧里尽情地舞着,圣诞夜的DISCO, 没有人会责怪这样的疯狂,灯光里人影如鬼魅,苍白的看来妖媚,浓艳的看来颓废,DJ亦在小方台上说着痴人梦话,两个领舞的女孩子快要扭断了腰肢一般,黑色的舞衣被汗浸湿了。

人潮不断地涌进来,显得舞池太小了,梓鹿顾不得那么多,一径跳上了舞池四周的小吧台,突地一个人在上面跳了起来,那样的地灵气四射冲击着旁人的眼光。彩色的灯光时时地变幻着,照得年轻的更加年轻,照得老态的亦年轻。底下的朋友都在梓鹿的旁边翩舞如翻飞的蝴蝶。夜开始深了。

连续三个小时不下场已是极至,梓鹿退下来,时钟敲过了十二点,在西方已是新的一年开始了。蛊惑人心的的士高音乐变成了绵绵的舞曲,是一支慢三,这亦是极少见的,一般以两步者居多。

盛世军婚 酒吧结缘注定只能是露水情缘吗

盛世军婚

啜一口饮料的当时,一个男人翩然而至,对汗淋淋的梓鹿发出邀请。 “对不起,小姐,能请你跳一支舞吗?”倒是一脸的诚恳。梓鹿望过去,没有一般激进青年的痞子气与轻浮之态。权衡之下,欣然接受。

一条黑色皮裤和一件无袖的白色恤衫,灯光温柔地照在梓鹿的脸上,能够看到细微的汗珠还在,晶莹剔透,两人的舞步竟是很谐调,因为她没有打瞌睡,一反常态。

“小姐常来吗?跳得如此之好。”倒还会哄人。“偶尔一为才会兴致高昂,有多久没来,记不清了。”说的是实话。梓鹿在绰绰约约微红微蓝的光影里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二十五六的样子,眉目清朗,齿如编贝,宽阔的额头,嘴唇极薄,很适合接吻,应当称之为好看,或是很好看,更难得他有一米八。颀长而有灵魂的身材。

眼前这个名叫烈风显得不是太难看的男人倒能一点就通,甚是难得,有些人相对几十年,可能都只是熟悉的陌生人。“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你能跟我走吗,再过五天我结婚了,新娘是我的初恋女朋友,三年了,没有感觉,是我家人的意见,我不想就这样过一辈子。”烈风突然地冒出一句类似台词的话,听得梓鹿一愣一愣地。

“我说的是真的,也许过了今晚再没有任何机会见到你,又或许我们会在街上相遇,可那时的我们早就变了样,我不想跟她结婚,真的,你明白吗?跟我走吧。”烈风只一味地强调。梓鹿感叹他的天真,她是个如此现实的女孩子,早过了琼瑶笔下爱得象个白痴的年龄,这个男人看上她,是他今晚不走运,如果换成一个尚处在做梦年龄的女孩子,说不定一桩好姻缘就这样诞生了。是他没有眼光。

盛世军婚 酒吧结缘注定只能是露水情缘吗(2)

盛世军婚

圣诞节的夜晚很快就过去了,梓鹿当那是一个彩色的泡泡,只在夜晚浮现,能隐隐约约地看到烈风的模样,但不是太真实,她从不知世上还真有如此的艳遇,老天让她碰上了,只不过,一开始就有点底气不足,如果烈风邀请她吃一餐霄夜,倒还有可能慢慢地开始,是他太不会追女孩子。

二000年的元月一日如期而至,没有过多特别的感受,但这个城市的教堂却是人满为患,结婚的人太多了。梓鹿在公交车里看到前面的一列车队,都是豪华的轿车,数都数不过来,猜测有三十辆之多吧,新娘的那一辆竟是黑色的林肯加长房车,如此之奢侈,实不多见。世人皆爱讲究排场,这无可厚非,但是挡住了公交车的行驶,梓鹿心里有些不快。只是其他车上的人倒是看得津津有味,尤如一场当众的舞台剧,有着豪华的服饰和气派。

盛世军婚 酒吧结缘注定只能是露水情缘吗(2)

盛世军婚

一对新人从车里出来,新娘的脸上画着盛妆,看不清真实的模样,但全身上下的钻石,在冬日的阳光下闪着夺人心魂的光泽。新郎也出来了,拉着新娘的手,他在一瞬间将侧面变成了正面,梓鹿看到了,忍不住地低呼,是他,那个叫烈风的男人,在迪厅里喊着不想结婚的男人。原来是真的,梓鹿在想着世事的不可测,很有趣。

烈风没有一丝的笑意,和平常的新人大相庭径,不快乐,这是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出来的,眉心打着一个淡淡的川字,化不开的愁肠百结。而新娘却笑若桃花。

分享至:

情感故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