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万龙神尊 集体宿舍动情声一片

没想到自己笔友时代还会比现在的网络时代更有故事,想起那一次的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万龙神尊一样给力,那一次的自己,不仅仅把自己搞开心了,更是让集体宿舍的兄弟们也一起享受了如此美好的体验,依然记得宿舍那片动情声 万龙神尊 这个故事,发生在那个滥交笔友的年代

没想到自己笔友时代还会比现在的网络时代更有故事,想起那一次的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万龙神尊一样给力,那一次的自己,不仅仅把自己搞开心了,更是让集体宿舍的兄弟们也一起享受了如此美好的体验,依然记得宿舍那片动情声……

万龙神尊 集体宿舍动情声一片

万龙神尊

这个故事,发生在那个滥交笔友的年代。哦,这不是故事。这是陈哥的真实经历。多年前,陈哥曾在祖师爷西门官人画像前宣过誓:如果有半点水分,陈哥的命根子从此永垂不朽。陈哥这么多年来,一直生鸡勃勃。靠的就是这种崇高的信仰。

那个年代手机还没完全普及,所以流行交笔友。而陈哥那时泡妞的通道,就是从一支笔开始的。你见过撒网捕鱼吗?一网下去,鱼虾螃蟹都上来了。我一直认为,会捕鱼的人,泡妞的技术一定不会差。而我那时的网,就是在发行量极高的杂志上发了一个征友启示。征友宣言写的很文艺,什么“我孤寂的小船,奢望停靠在你温馨的港湾”之类的。

万龙神尊 集体宿舍动情声一片

万龙神尊

于是,全国各地的港湾便朝我不断砸来。我整天下班后忙着拆信看信,后来把重点放在几个距离近的妹子身上。私会,同城的最现实。不然,离个几千里地,人到了,小蝌蚪累得也没活力了。有个妹子是同城的,距离不到5公里。这个是要拿下的第一目标。妹子的信写的比较平淡,而我却回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字里行间满是荷尔蒙的骚味。

过了10多天,妹子回信了。但我很纳闷,笔迹和上封信不一样。看了信我才知道,第一次给我写信的那个妹子生病住院了。怕我等信着急,便委托她最好的闺蜜回信给我。信不长,但我却嗅到了荷尔蒙的味道。

更为惊喜的是,随信还附了一张照片。一般来说,主动寄照片的女子,对自己的相貌还是比较自信的。果然,照片中的川妹子肤白胸大,目测36C。长得也很漂亮。妹子一再强调这是她自己的照片,不是正在住院的原配。尼妈,这是赤裸裸的截胡呀。人常说,女人有三防:防火防盗防闺蜜。不无道理。

按捺下半身的躁动,我回信给她直接约她在国庆节见面。妹子后来回信,约在国庆节次日,在她单位门口等她。那天,妹子走出来时,我一眼就认出她了。人比照片上要好看,胸比照片上还要饱满一些。那个年代没有美颜相机之类的,不像现在,美颜自拍,如西施。立马勃起。见面一观:尼妈,却像东施她二姨。瞬间塌方。

妹子叫恬恬,典型的川妹子性格,大大咧咧的,一笑两酒窝,很迷人。两个人一起逛逛公园,吃过午饭,下午去看电影。第一次见面,无非都是这些。

万龙神尊 集体宿舍动情声一片(2)

万龙神尊

在电影院里,我搂着恬恬差点失控,走出影院天已擦黑,我拉着恬恬满世界的找宾馆。跑了两条街,都是满房。最后,心一横,直接带回单位宿舍。单位宿舍是8人间,上下铺的那种。平时打个飞机,都会感觉到床在摇动。我住的是下铺,我用床单做了个临时床帘。顾不得舍友调侃,抱着恬恬直接上了床。那时夜还早,舍友们还算知趣,都找理由出去了。

一米二宽的铁架床,瞬间变成了欲望的战场。夜里12点多,室友都陆续回来了。却恰恰我又失控了,然后宿舍里面有人在仰天长叹,有人在辗转反侧……再后来,满屋子都是铁架床的哀嚎声。不难想像,明天一早,宿舍每个人都会变成面带憔悴……

分享至:

情感故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