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绝顶山野春色 口述寂寞痴汉夜深进入寡妇房间

孙小懒是孙家村的一个散汉,二十七八岁,因为家里穷所以没读过什么书,家里人都死得早,也没什么亲戚,在村子里无依无靠的一个人过日子,吃喝就靠着在村子里出大力。虽说有点头脑,但没钱没人脉的,只能干瞪眼混日子。 这天孙小懒在村东头干活干了一天,领着当天的工钱

(网络配图)

孙小懒是孙家村的一个散汉,二十七八岁,因为家里穷所以没读过什么书,家里人都死得早,也没什么亲戚,在村子里无依无靠的一个人过日子,吃喝就靠着在村子里出大力。虽说有点头脑,但没钱没人脉的,只能干瞪眼混日子。

这天孙小懒在村东头干活干了一天,领着当天的工钱大跨步的往家赶。那边工地全部竣工了,今天领导请客情大家搓了一顿,大家喝到很晚,到孙小懒回家,已经深夜12点了,孙小懒心里有底,没喝太多,不然凭他的酒量,稍微多喝一点就得在村道上过夜了。

走进村口没多久,孙小懒就来到了村里李寡妇的家门口附近,这个李寡妇丈夫是开大车的,没想到出了车祸死了,最可气的是车祸责任人还是他,死了不算完,为了赔偿人家,李寡妇把家里该卖的都卖了,现在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苦。

李寡妇为人比较传统,都这样了仍然不该嫁,就这么始终一个人过日子。另外,李寡妇和死鬼丈夫过了七八年,始终没能生个孩子,套用村里三姑六婆的话:就没见过这么命苦的!话说回来,李寡妇长得很漂亮,今年虽然三十二三岁但仍跟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似的,看来还这是老天给了你一样东西,就肯定要从你身边拿走其他的东西。

李寡妇家的门是一道道铁棍扎起来的,能看到院子里的景象。孙小懒走到李寡妇家门口的时候,朝她家院子瞅了一眼,而就是这一眼孙小懒皱起了眉头。接着月光,孙小懒看到李寡妇家的窗户被打开了,一道黑影急匆匆的闪了进去。大半夜的,会是谁呢?难道李寡妇也忍不住了?不对啊,李寡妇在村子里的口碑一直不错,不像是偷人的那种人。

孙小懒思前想后了很久,万一那个黑影是一个匪徒,里面的寡妇可能就有危险了。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容不得孙小懒的思考,他直接敲门试图通知里面的寡妇,告诉她房子里进人了!就是因为这一次的帮助,孙小懒和寡妇竟然一见钟情....

敲了足有一分钟,李寡妇屋的灯才亮起来,接着李寡妇里面穿着睡衣,外面披着大褂子从屋里走了出来:“谁呀。”“二蛋?你来干嘛?”李寡妇又走了几步才看清孙小懒的脸,不过随即就一脸警惕的盯着他:“大半夜的,你来干嘛!”孙小懒心里叫苦,被误会了。赶忙问道:“潘姐,刚才我看到有个人影钻进你屋去了,你没事吧?”

李寡妇一愣:“什么人影?”随后仿佛突然想明白了什么似的,立刻冲孙小懒板起了脸:“你是不是急疯了,打主意打到我这来了!赶紧给我滚!”孙小懒连忙解释:“潘姐你误会了,我真看到有个人影钻到你屋里去了,就在刚才!”李寡妇可不听孙小懒的解释,流氓色鬼的就开始骂开了。那嗓门,直接将周边邻居屋里的灯都喊亮了。这下孙小懒想走也走不成了,这个时候走了,想抹都抹不清了。

没过一阵,李寡妇家门口就围了一堆人,孙小懒的形象立马成了一个半夜想打寡妇注意的流氓。不光是李寡妇骂,其他人也对孙小懒指指点点的,说的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不过这时候孙小懒却一脸的平静,听着周围的污言秽语,孙小懒嘴角反而翘了起来。他从李寡妇的骂声里听出来了,李寡妇确实不知道自己屋里进了人,这就好办了。

就在大家对孙小懒品头论足的时候,孙小懒突然动了,抓着李寡妇的铁门,两个翻身就窜了过去,李寡妇尖叫一声,以为孙小懒要对她动手,周围的人也大声呵斥孙小懒不要胡来。孙小懒可不管那套,绕过李寡妇就冲进了她屋里,没过一分钟,屋里传来砰砰砰的几声响,孙小懒拎着一个三十多岁的,长相很猥琐的男人走了出来,来到院子中间,孙小懒把那男的一扔,一句话不说。这下,李寡妇包括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安静了,得有二十多秒,才有人咦了一声:“这不是村东头的福来吗?”

看人被揪出来了这下真相大白了,原来那个男人是贪图了李寡妇的美色很久了,就想趁着夜深去找寡妇欢爱,幸好路过的孙小懒及时制止了。后来孙小懒和李寡妇一见钟情,两人很快就结婚了,而且每天晚上村子里都传来李寡妇悠悠的叫声,实在太久没有男人的滋润的李寡妇,终于放开了....


情感故事相关